追蹤
Vicky&Pinky 單車環球夢
關於部落格
922天的單車環球之旅,改變了Vicky和Pinky的生命旅程。兩人創辦藍色空間,出版了9本書和1部紀錄片,以讀書‧思考‧旅行‧創作為人生志業。
  • 957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《亞洲慢慢來》新書分享一 逗馬宣言 ( Dogme 95 )

導演之一說:「我認為對任何導演,在某一階段拍一步逗馬影片很有好處,如果你感到陷入平庸,那就是一條極好的規避策略和一個很棒的群體。」 「逗馬是一次齋戒,可以清潔身體系統,一次純化,甚至一次治療。」 「像我這樣拍了五部片子,處在事業中期的導演,最好應該想想這樣一個問題:我的自發性哪去了?於是我會把在逗馬學到的一些東西帶到下一部片子裡,如減少打光,重視演員,給演員們需要的空間,儘可能跟著他們而非讓他們服從我們。」 「每位音樂家,於某個時間,某個地點,都會想重新回到最基本的東西,回到不插電演出,這就是逗馬要做的。」侯孝賢呢?他說:「每個導演都有他自己的逗馬,我的逗馬就是,不要拍非當下的畫面,不要有旁白。」他說他要革掉自己常出現的回憶畫面,以及旁白敘事方式,他要如此來拍「咖啡時光」。 當時,深受震撼,看過向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致敬的影片「咖啡時光」,很喜歡片中的生活感,旅行寫作十年了,我想要重新歸零,放棄以前學會的老把戲,重新開始,因此,我定下了《亞洲慢慢來》的逗馬宣言: 1 不寫嚴肅的報導:像雜誌專題。 2 不寫輕鬆的單車日記:像《單車飛起來》。 3 不寫感謝的話:像《單車環球夢》。 4 不自我貶抑或是過份謙虛:像《候鳥返鄉》。 那麼我要怎麼寫呢? 1 我要隨心所欲地寫。 2 我要憑直覺寫,不去想情節,重要的是感覺和氛圍。 3 我要把「未來學」的概念加進去,期待一個可以改變的未來。 4 我要用歷史的眼光去看現在,試圖從一團亂中去看不同角度的歷史,呈現多元的聲音。 5 我要用紀錄片的乾淨、客觀來呈現。 6 我要把多年了解的日本文學、日本文化、日本生活側面,自然地融入在文章中。 7 我要從做中學,邊寫邊嘗試,自然會找出最好的方式。 8 我要早睡早起,利用最好的狀態專心創作。
現在再來回顧當初的逗馬宣言和完成的作品,真的有脫胎換骨的感覺,整理了一些心得與大家分享: 1.這是一場時間的旅行 因為旅行方式改變,回到古老緩慢的步調,在海上搭船,在陸地上騎車,走進了從沒看過的日本,雖然本身也有將近二十年的日本旅行經驗。 「這次選擇用輪船和協力車的緩慢方式到日本,像是走進了時光隧道,以完全不同的眼光來看沖繩,九州,在歷史長河中,看到以往不曾注意的微細徵兆,一水之隔的日本,在表面的光鮮亮麗之下,埋藏著「戰爭後遺症」,影響日本社會的健康,時間留下來的傷口,沒有掀開來,進行徹底的反省和治療,不像德國,大步從二戰陰影中走出,贏得國際社會的肯定及真正的自信,這一條復原之路還很漫長。」P.178 2.這也是一場空間的旅行 雖然出生成長在海島,但是,從小念的歷史都是以大陸為中心來思考,海洋代表著危險和限制,不法之徒活動或是漁夫或船員討生活的背景「天這麼黑 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 為什麼還不回家 聽狂風怒吼 真叫我害怕」走了這一趟,從海洋看陸地,很多問題其實是狹隘的地域性觀念造成的,其實相互之間自古就是密切交流的舞台。例如海上陶瓷之路,在明末清初中國陷入戰亂之際,中國景德鎮的瓷器無法順利出口到歐洲,日本的有田燒(伊萬里燒)因此崛起,當時,台灣也扮演重要腳色,無論是進口中國釉料到日本或是載著日本瓷器經由印尼到荷蘭,都是透過台灣的鄭成功船隊,在荷蘭有機會參觀台夫特瓷器,也提到這段陶瓷交流史,一舉推翻原來以大陸為中心的歷史和地圖。 「日本歷史小說家陳舜臣在《琉球之風》的自序中談到了寫作動機,他說:「我曾經有段時間,沉迷在絲路裡,就是起因於對東西文明交流這個壯麗羅曼史的沉醉。同時我也感覺到東西交流的主線其實應該是海路,而不在陸路,可是海路的紀錄卻非常少……毫無國界之分的海,不但是運輸物資和文化的通道,同時也象徵著自由。這三部曲(另外兩本是《龍虎風雲》和《炫風兒:小說鄭成功》)也意謂著從海來看東亞歷史。以後,這種觀點大概會逐漸受到重視吧!」P102 3. 一次自由的書寫 突破旅行文學線性的宿命,嘗試塑造立體的臨場感,例如琉球之歌,就從沖繩上路的第一天(慰靈祭及啤酒節)、最後一夜(喜納昌吉夜總會),延伸到台灣的夏川里美音樂會。 「如果冥冥中有一股造化的力量,那麼,今晚是水到渠成,參加演唱會前,剛好寫到「琉球之歌」的喜納昌吉部份,腦中塞滿了沖繩音樂史,對於自己命運毫無自主能力的和平島嶼,一再遭受強權的控制和歧視,卻在東西文化的碰撞中汲取養分,登上世界舞台,新沖繩民謠抒發現代人共通感情,國際好評不斷,在大量實力派音樂人的優異表現下,「沖繩血統」已經是一塊金字招牌。沖繩年輕人重新學三線,唱方言歌謠,得到自我肯定,很多日本內地的年輕人因為喜愛沖繩音樂「沖繩中毒」,想要了解沖繩的語言、文化及生活,可見音樂的影響力。」P84 4. 一次帶著使命的探索 在旅行中產生了很多疑問,希望找到解答,尋找答案的過程中,是另外一場大旅行,發現了很多原來不知道的真相,努力把探索的過程如實呈現,就像絲路上的駱駝商隊一樣,有幸走過這麼多的路,希望能夠扮演橋樑的角色。不斷有人告訴我:「希望你能把訊息傳遞出去,謝謝你。」。 如果你敞開胸懷,打開這一本不知道如何歸類的書,你會發現,這是一本真實之書,書中都是人的故事,一場紙上紀錄片。 日本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說:「我想拍的即是由拍攝者和被拍攝者共同創造的世界。」 無論如何,我已經盡力了,謝謝大家。 江心靜 2009/10/1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